English 产品与服务 数据中心 互动交流 登录 注册
航运指数期货呼之欲出 ——上海期货交易所与上海航运交易所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新闻来源:航运交易公报发布时间:2019-01-10

  1月9日,上海期货交易所(上期所)与上海航运交易所(上海航交所)在上海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上海市金融局副局长李军、市交通委副主任张林、上期所理事长姜岩、上海航交所总裁张页等出席签约仪式,上期所副总经理叶春和、上海航交所副总裁姚伟福代表双方签署合作协议。

  姜岩表示,长期以来上期所与上海航交所就开发航运指数期货开展了系列研究,此次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标志着双方进入了更深入更全面的战略合作阶段,这将有助于金融与航运两大行业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不断增强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张页表示,上海航交所将以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为契机,与上期所共同贯彻落实国家关于发展航运衍生品的理念。双方将基于航运市场的特点,发挥各自优势,在航运指数期货开发方面开展针对性的研究和深入合作,进一步推进中国航运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

  据悉,上期所与上海航交所将成立联合工作组,深入开展研究合作,共同推动航运指数期货开发,加强信息沟通和交流,合作进行成果推广与市场培育,共同促进航运市场健康发展。

  航运指数期货能形成航运业定价机制

  事实上,在2018年11月28日召开的“2018上海航运交易论坛”上,上期所理事长就已经透露了航运指数期货即将诞生的消息:“现在上海已经具备了推出航运期货指数的条件,目前上期所和上海航交所正在合作开发航运指数期货。”

  据姜岩介绍,航运指数期货主要包含以下三项功能。

  一是提高企业抗中长期风险的能力,因为航运指数期货能为航运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航运企业对航运价格风险的管理工具必定有天然的依赖性,而且对价格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量也很大。

  二是中国期货市场除了完善的协作监管机制,还拥有广泛的市场服务机构,能够为航运指数期货的功能发挥提供有力支持。上期所有100多家服务机构,服务终端1400多个,而且有境外平台,因此上期所提供的风险管理工具必定能为全球人类服务,也就是说拥有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条件。

  三是激发航运市场的金融需求,帮助培养航运市场的投资者,激发金融机构对航运市场的参与程度。金融产品间的协同效应将带动航运场外衍生品、航运保险、船舶融资租赁等其他航运金融业务的发展。直接吸引更多航运和大宗商品相关企业集聚上海。促进航运咨询、法律、会计等高端航运服务业的发展和创新。

  在姜岩看来,航运指数期货最主要的一项功能是为航运相关企业提供风险管理工具。在从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有300多家企业利用期货市场来进行风险管理、套期保值,而且涵盖了20多个行业。从世界来看,世界500强有90%多的企业利用期货市场或者衍生品工具进行价格管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是一个主要的方面。

  2018年,上期所(含能源中心)全年成交量12万亿手,总成交额94万亿元,分别占国内期货市场的40%和45%。在全球排名方面,根据美国期货业协会统计,按成交手数,2017年上期所的场内商品衍生品成交量在全球交易所中排名第一。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标志性事件,原油期货自2018年3月上市,至2018年底,原油期货累计成交2600万手,累计成交额12.7万亿元。上海凭借原油期货,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在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排名也上升了一位。 “下一步,若要打造航运期货指数期货,也能形成航运业的定价机制,而且这个价格不仅仅是航运企业、贸易企业和生产企业形成的,可能还有外国人——上期所的产品将形成全球交易。”姜岩表示。

  航运期货市场发展现状

  据《航运交易公报》记者了解,美国纽约、新加坡、挪威等国家和地区积极涌入航运运价衍生品市场,有的甚至将其视为打造国际航运中心的核心竞争力,并积极借助航运运价衍生品开发提升航运定价权。

  挪威奥斯陆清算所是最早参与航运运价衍生品清算的清算所之一,目前有9家经其授权的经纪公司从事相关经纪业务,为市场提供34款包含油轮、国际干散货的期货、期权产品,2017年成交量为16万手。

  新加坡交易所为服务于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不断加快在航运衍生品市场的布局。2016年,新加坡交易所收购波罗的海交易所,后者的明星产品远期运费协议(FFA)交易的管理权由此从伦敦转移至新加坡,新加坡在航运金融领域的权威性迅速提升,成为了当今国际干散货及油轮运价衍生品的主导者。2017年其运价衍生品成交量为44万手。

  2018年,波罗的海交易所与以色列数字集装箱货运平台Freightos推出集装箱货运指数,填补其在集装箱领域的空白,为开展集装箱运价衍生品交易做准备,成为中国航运运价衍生品开发的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未来,新加坡交易所将建成涵盖国际干散货、集装箱、油轮三大航运主力产品的交易市场,形成以“航运衍生品—航运金融”为核心的航运生态体系。

  纽约航运交易所的股东既包括以马士基航运、达飞轮船、赫伯罗特为代表的班轮公司,也包含高盛、Blumberg、通用电气风投、Tectonic等金融投资机构,实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紧密结合。其采用场外交易模式,依托班轮公司资源为市场提供6~12个月的可转让远期运输协议,托运人可以自由选择承运人与其他服务内容,实现线上交易、线上结算。目前,已有6家班轮公司加入,占全球运力的52%,同时有超过百余家托运人进驻。

  与其相比,中国借助集装箱国际运输中心的优势较早开发“航运运价指数”,并逐步得到国际航运市场的认可。1998年,上海航交所发布了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填补了全球集装箱运输领域运价指数的空白;2009年,为适应航运衍生品交易需要,上海航交所又发布了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成为集装箱远期运费交易的结算标的指数。当时,波罗的海交易所在国际散货市场上具有权威地位,上海航交所在集装箱运输市场上实现错位竞争,并逐步取得国际地位,实现了“变道超车”。

  记者调研了解到,推动航运运价衍生品开发并不仅因为国外航运中心均在开发这一项目,还因为航运市场与国家经济安全密切相关,需要采取稳定航运市场、提升中国的航运定价权的积极举措。

  2009年国务院《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发布,为响应其中“加快开发航运运价指数衍生品,为我国航运企业控制船运风险创造条件”的要求,2011年,上海航交所投资控股的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成立,作为航运金融的创新项目,推动国际集装箱、沿海煤炭运价指数远期交易产品上市交易。

  习总书记在进博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提到,“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之时。没有风狂雨骤,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上海航交所张页总裁也借用大海来形容航运业:航运业的生命力如海,宽广度如海,波动性如海。未来,航运指数期货必将会有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和旺盛的生命力!期待着航运指数期货上市为实现2020年航运中心和金融中心建设目标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

中华航运网 中华船舶交易网 中华航运物流人才网
联系方式  电话:021-65151166 021-20280388(浦东) 传真:021-65152291 邮箱:support@sse.net.cn     网站地图